匠心茶人何寶強:我的每一片茶葉會說話

2017.04.25今大福

4月6日上午,云南西雙版納勐海縣今大福茶廠所屬班章古樹茶開采儀式啟動。

此前一周,與今大福茶廠古樹茶相距不遠處,剛剛上演了一出32萬元一公斤的班章茶樹王春茶炒買事件。隨后,西雙版納茶業協會發布聲明,稱此為商家刻意炒作,但整個茶業圈,再一次沸騰,無數普洱茶人臉上,掩飾不住興奮的笑意。

著名茶人、身處勐海高端普洱茶品牌今大福創始人何寶強對此強調說,自己茶葉以實銷型為主,炒作會給茶客和經銷商形成過大壓力。而且,作為一個傳統茶人,不需要炒作,自己每一片茶葉自然會說話。

涉茶40年 手中每一片茶葉會說話

身著黑T恤、運動短褲,趿拉著拖鞋,用一雙粗糙的大手不斷地端出一篩子一篩子的茶葉,請你聞泡你喝,然后滿臉真誠滿臉期待地望著你……4月5日下午,何寶強在他的茶廠就這樣接待著一撥一撥的茶客。因為創作出廣為茶友所知的班章生態普洱茶“班章大白菜”、“班章孔雀”系列,開創班章制作的先河,每天來自世界各地的經銷商和茶客粉絲絡繹不絕。

何寶強說,大家無需多言,自己手中每一片茶葉自然會說話。

何寶強一位徒弟說,有信心讓每一片茶葉說話,師傅是基于一直堅持用最傳統的、最原始的方式在保證每一片茶葉的品質。何寶強從事茶業已經近40年,他對剛剛賣出32萬元一公斤的班章茶樹王春茶很平靜,他說,其實這樣的古樹茶,在自己茶園隨處可見。

何寶強如今管理的茶園面積超過兩萬畝,工人們都叫他強哥。工人楊松林說,說是茶園,其實是森林,茶樹全部非扦插種植,自然隨性地生長,分布得東一棵西一棵的。有一次,茶園一根古藤擋住了路,自己想理一理,強哥以為他要動刀,一頓臭罵。工人們都知道,茶園里一草一木,都是強哥的寶貝,視若生命。

何寶強的茶樹基地位于布朗山深處,數百年前為班章寨子所有,汽車需要在極其狹窄顛簸的泥地公路上顛簸30多公里才能抵達。與其他茶園不同的是,何寶強的茶園除了“萬徑人蹤滅,空山聞鳥鳴”外,森林上空山鷹盤旋,低空蜜蜂飛舞,空氣中不時飄過一絲絲菌香……在云南農業大學茶學系副教授高峻的指導下,他的茶園按照“返生態”生產模式,堅持不用農藥化肥外,不種植轉基因作物,避免對動植物“非自然”干預,以保證產品品質。

茶園良好的生態引來老鷹,放養的蜜蜂能幫助監測茶園及森林環境安全。同時,引入茶皇菇、大球桿菇在茶樹下種植,既在天然野生環境下培養出高質量的食用菌類,還有效幫助改善提升茶園土壤質量。高峻副教授說,何寶強茶園生態價值已經初顯,“返生態”循環農業作為一個全新的方向和領域,是當下黨和政府倡導的推動供給策改革的一個生動范本。

21歲入閩 執著傳統匠心精神初就

暴富的老班章

勐海縣人民政府一位相關領導透露,何寶強正在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洱茶傳承人。他16歲涉茶后,始終堅持用最傳統的方式生產安全、健康的茶葉,相信這樣的匠心茶人,在云南以至全國,會越來越多。何寶強介紹,自己最初在廣東省外貿公司做茶葉審評員,負責原料采購環節。1984年,他21歲,被派駐鐵觀音產地福建安溪,一干就是8年。到了安溪,何寶強拜當地林姓制茶大家族一位茶人為師。何寶強說,林師傅一開始并不教他如何制茶做茶,而是要求他熟悉當地的氣候水土、歷史典故、人文習俗等。

何寶強說,自己漸漸明白,一款茶制作生產出來,不光代表了日月,也是一個茶人對節令氣候的理解和掌控運用。他說,品一款好茶,如同品一枚剛出窩的熱烙烙的土雞蛋,苦而不澀,苦而回甘,有一點咸,有一點酸。

時間來到上世紀90年代初期,因為追求利潤,臺灣等部分外地茶商和資金開始涌入福建安溪等茶產區,極大促進了安溪鐵觀音等烏龍茶品牌更廣泛被大眾熟知。但資金和新技術帶來的還有化肥、農藥的大量使用,各種添加劑的運用。何寶強說,作為一個傳統茶人,工業化生產方式太急功近利,自己感覺很不適應。比如,茶葉過去都是在80厘米厚的泥磚房里躲南風殺青,但新技術下茶農廣泛使用空調,茶葉出來就有一股澀味,少了原先純和飽滿的感覺。還比如安溪鐵觀音,在資本推動下新技術手段大量運用,光香型就很快增加到了四十多個。

何寶強說,自己還是希望繼續做更傳統更真實的茶葉,他和林師傅開始向西遷移,來到了云南。初來幾年里,他和師傅跑遍了臨滄、瀾滄、景東,以及鄰近的印度、緬甸、老撾、越南等茶產區。就像當初初到福建一樣,何寶強在云南各地重新開始熟悉當地的氣候水土,歷史典故,人文習俗等。

定居勐海 “孤兒”茶人無盡茶之路

聊及茶葉,何寶強昂首挺胸手勢比劃不停。但聊及家庭和生活,何寶強低下頭,淚光盈然。他說,自己是個“孤兒”。在做茶的日子里,何寶強先后送走了自己大女兒及數位親人。何寶強說,在云南各茶產區跑了幾年后,有一天林師傅拍著他的大腿說,去勐海吧,那里有地球上最好的雨露、陽光、土壤等茶葉種植條件。另外,與那里多民族茶人如何融合一起,也是一個新的挑戰。“至今已經22年了,我基本綜合了西雙版納各民族茶藝的優點,我覺得終于可以擔得起‘茶人’二字。”何寶強自信地說,如今給人簽名,頭銜只寫“茶人”二字。

作為普洱茶中的王者,班章系列茶有著深刻的傳統。據說,班章村為哈尼族聚居地,哈尼族有逐水而居的習俗,因茶能夠做藥解毒解渴,在房前屋后均有種植茶樹的習慣,故茶成為了哈尼族圖騰,但常常因天災人禍等原因常常集體搬寨子,到新寨子只帶走茶種開始新的生活。這么多年來,何寶強走村訪寨,精研融合當地布朗族、哈尼族、傣族等茶人茶藝,不斷形成自己新的特色。

雖然作為高端普洱茶品牌,但何寶強的產品以實銷為主。該茶廠廣東、海南經銷商陳先生介紹,該品牌茶葉單款價格最低幾十元,哪個階層都消費得起。何寶強反對一些網絡快消品茶,“9.9元還包郵的普洱茶,是健康安全的嗎?你敢喝嗎?”他問。

作為普洱茶代表性人物,一個大家公認的成功茶商,但何寶強說,自己有兩種人沒當過,一是有錢人,二是小偷。工人們都知道,強哥是賺了不少錢,但不求吃不求穿生活簡樸,一直到2006年因為女兒生病需要,才買了第一輛車,他把賺到的錢都投入到茶園的維護以期能夠可持續性發展。

因何寶強推動而聞名的班章茶,如今班章寨村規民約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,不打農藥,不施化肥,不外帶一片鮮葉入寨。如果誰敢違背,不但會被逐出寨子而他家的茶樹也會被挖掉。何寶強說,云南尤其是勐海,具備了良好的溫差、日照、雨露、土壤、海拔等茶葉種植條件,古茶樹是勐海最好的資源,錢跟它比算什么?如果不愛護單純掠奪性地采茶賣茶,與小偷何異?

如今,何寶強每制作一款新茶,都會為逝去的親人留樣本永久保留。他說,唯有茶之路,才讓自己不會覺得是個“孤兒”,充滿活力與希望。因國力增強,人民安居樂業,茶業洽逢盛世,在近幾年內,希望能夠以茶為媒,組織一次論壇,召集世界各路茶客,匯聚勐海,共享生態文明勐海景,體驗勐海茶、品嘗勐海味。

關閉
有你的校园电子游艺 刷pos套现怎么赚钱 时时彩四码二期计划 自己做服务器怎样在网上赚钱 腾讯分分彩稳赚不赔的玩法 陕西11选5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计划 稳定版 全民红中麻将一元代理 香港特马资料最准 地下城与勇士dnf如何赚钱 大连棋牌游戏 三人麻将app下载 上证指上证指数行情 排列3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多遗漏 免费大众四人麻将游戏 pk10计划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