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世界認識地道的普洱茶 —— 茶人何寶強

2018.07.20今大福

 

 

讓世界認識地道的普洱茶

 

我十幾歲第一次來到這里 

我的師傅跟我說:”不要走了,他問我,中國佛教界的祖師是誰?”

我說:”是達摩

達摩的師傅跟達摩說:”你到中土大唐去,那里有大乘氣象.”

于是師傅又問我:”這里呢?”

我說:”這里簡直是植物王國

 

我九十年代 來到勐海 高興極了 

為甚么呢 這里太美了 簡直是茶人的天堂

那時候呢  我只有一個想法

在這里做出屬于我自己的東西

 

中國傳承千年的茶

在歲月中汲取了歷史的厚重  繼承傳統的制茶工藝

何寶強和茶打了大半輩子的交道

人生仿佛都沾染著茶色茶香

 

15歲跟我師父上山

就學當地的氣候水土

歷史典故  人為習俗

制茶要講究掌握自然

講究天氣、節令

了解水土、了解茶文化

在何寶強的基地  隨處可以看到這樣的曬墊


這是自然萎凋:失去水分的茶葉,會漸漸綿軟下來

           達到殺青的標準,在不同的季節

     由于葉片的含水量不同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采摘時的留莖長短,會隨之改變。

萎凋后,茶人們會把茶葉  倒入高溫鐵鍋里殺青

  這種鐵鍋:是傳統的厚制鐵鍋,每口可重達47公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燒上特意挑選的梨木、香椿等三種木材

          制出來的茶,才有著最地道的茶香。

何寶強:班章茶葉肥厚、梗粗

炒的時候要注意  又要把茶葉炒熟

更要把茶梗炒透

  

為了將傳統的制茶工藝傳承下去

何寶強毫無保留的,向后輩和班章村民

傳授了自己的經驗和技術


揉捻時:女性總是很少,不只是因為辛苦

     更是因為他對力量有所需求

揉好后:就可以等待曬茶了

曬完后:就是手工挑揀

這也是一天里女人們  聚在一起聊天的時間

(李發容是班章村的老村長,也是最早接觸何寶強的班章人)

李發容:啊強是九幾年,來到我們這里的

那時候路也不好,我們的茶是林下的大樹茶

所以只能做到六級,每公斤只能賣到9

賣不了幾個錢,家家戶戶都挺窮

阿強來教我們做茶以后,個個都會做了

價錢也賣得好了,家家戶戶的生活都好起來了

 

普洱茶最早出現在《蠻書 · 云南志》中

距今已有1200多年,出生廣東的何寶強一路西行

扛起繼承振興普洱茶的決心,源于他對源頭的苛刻

 

何寶強:“八四年的時候,我在安溪做普洱茶

趕上了臺灣的茶藝概念傳到國內

帶來了茶道文化的宣傳

帶來了資金、也帶來了化肥、農藥

以及機械生產代替了手工,但傷害的是什么呢?

失去了傳統、失去了生態,源頭的水土都不好了

做成的茶葉,又能好到哪里去?

 

 去過何寶強茶山的人

再提到原始,腦海浮現的第一個地方

只會是那里了,茶山里古茶樹

和其它大樹穿插生長

其間雜草高的能過人膝

各種生命在其中繁衍

這里可是他們的天地

在機器逐步替代人工

以換取更多利潤的今天

何寶強卻還堅守著自然種植

手工制茶的原則

小心翼翼的守護山林的生態


試圖拖住時間的韁繩

換回消失的物種

這樣模式

他叫它“返生態模式”

 

何寶強:“我的方法是最原始的

不打化肥、不打農藥,制茶就老老實實全手工

這樣自然付出的時間、人力就多了

沒人問過我,為甚么要這樣做?

因為都知道,這樣做是最好的啊

撒了農藥后,連雜草都不長了

長出來的茶葉, 誰敢喝呢?

 

大概自古以來,越是單純的原因

到最后,越會成就了不起的杰作

15歲那年,只想做好茶的少年

一定想不到,多年之后

他守護了一座山林


在全球致力于建立基因庫的今天

何寶強看著自己的茶山

決心建立起古樹基因庫

   為后人留存下古老的存在

 

何寶強:“像靈芝,對環境要求特別高

但我就是要營造更好的生態環境

讓珍稀的物種從新出現

我叫它林下生態圈

我還在著手建個茶道論壇

   和茶葉示范基地

 

離開故土快30年,

何寶強在千里之外找到了自己的歸宿,

在還未被污染的土地上

撒上了自己的種子,

重新定義了班章的意義、生態的意義

 

關閉
有你的校园电子游艺